爱游戏:CGDA中国游戏制作人大赛评委专访:王世颖:我从未忘却做游戏的“初心”_

2014年第六届中国优秀游戏制作人大奖赛(CGDA)现已进入报名阶段,主办方北京汉威信恒展览有限公司本着鼓励对中国游戏开发创作的宗旨,成功将CGDA举办五届,对于国内唯一一个针对游戏制作人的奖项,CGDA带给整个行业的影响是积极正面的,今天我们对CGDA策划组评委王世颖进行了一次深入的专访。

一个从上世纪90年代就已入行的游戏人来说,他们的一些理念在当下已被认为“过时”,不过,他们却一直坚持着自己内心的一些东西。担任过《仙剑奇侠传3》主策划的王世颖,是这样表示的:“做好游戏。这四个字,是所有游戏人不应该忘记的初心。想想你当初为什么选择这个行业?难道不是因为某个好游戏打动了你吗?……在尽可能的情况下,让游戏更好玩,是我们每一个人需要坚持的。”

初次见到王世颖时,是在上半年的一次小型手游沙龙上,由于其他行业活动的耽误,她晚到了片刻,随后便在小会场里挑了一个位置落座。彼时她刚加盟蓝港在线,担任发行中心常务副总经理一职。

与她的第二次见面,则是在ChinaJoy的外场专访间内,她依旧穿着得体而精致的套裙,梳着同样令人熟悉的中国风发型。她习惯于凝视着提问者作答,遇到尴尬问题时,她反倒会露出爽朗的笑容,并不回避。

就在专访结束后不久,她便立刻动身前往下一场活动。这个中国游戏业内最资深的的女性,体验着忙碌生活的同时,却也乐在其中。

“我是一个做游戏的,汉奸美分果粉棒粉轮子luli蝗汉绿蛔科学邪教勿近。《仙剑前传之臣心似水》、《人本游戏》热卖中。”这是她在微博上的自我介绍,简单,不失调侃意味。

有才华、看得开、直来直往。这般性格让王世颖在男性主导的游戏管理者中谋得一席。成就背后,她对游戏的热情与对事业的拼搏功不可没。

和大多数游戏圈大拿一样,上初中时,王世颖就拥有了她人生当中的第一台游戏主机,任天堂FC939,从此,玩游戏就成了她最大的爱好。后来,她又陆续拥有了世嘉MD和Game Boy,早期对游戏的“触电”也成为她选择游戏行业作为自己终身事业的原因之一。

谈起入行游戏圈的经历,她打开了话匣子。“上大学的时候,我也曾在一些游戏杂志上发表过文章,逐渐对于游戏行业产生了兴趣,大四的时候,我家附近新开了一家台资游戏公司“捷鸿软件”,这家公司可能只有游戏行业的老人才知道了。这时候,一直在玩日本游戏的我才了解到,中国也有游戏公司。”

当时台湾的游戏行业已经起步,市面上涌现了《仙剑奇侠传》、《大富翁》等一大批优秀的中文游戏。也正是在那时,这个热爱游戏的北京姑娘,在大学毕业后便进入了当时台湾最大的游戏公司智冠科技在北京的分公司就职,这一做就是17年。

撇开著名游戏制作人、中国传媒大学动画学院名誉硕士生导师、复旦大学软件学院软件工程硕士“游戏心理学”课程教师、CGDA(中国优秀游戏制作人大奖赛)评委、《人本游戏–游戏让世界更美好》著作者这一系列头衔,王世颖最在乎的,恐怕不在此列。

“仙剑之母”,是外界对王世颖的另一个称谓,尽管这个美誉颇具争议。

2004年4月,王世颖从大宇离职,离职时,她担任主策划的《仙剑奇侠传三外传?问情篇》正在开发中;2004年8月,《仙剑奇侠传三外传?问情篇》制作完成,在游戏片头动画中,王世颖被署上了创意策划之名;2004年11月,王世颖与房燕良起诉大宇侵犯二人署名权,该诉讼以王世颖胜诉告终。

当我问起这段“不甚愉快”的经历有没有带给她困扰,甚至令她改变对游戏圈的看法时,她便讲起了她与大宇之间的那些故事。

“加入大宇之前,我经历了中国游戏产业的一个低潮期,08年底,吉耐思、捷鸿、麦思特、金盘、腾图……以及我当时所服务的前导软件,这些游戏行业的先行者们纷纷倒闭。我之后做过独立制作人,也在当时大热的互联网公司担任过总编这样的高层职位,但是看到大宇在北京开设分公司招人的消息,我立刻辞去了月薪上万的职位,来到大宇做一名普通的主策划。”

“因为仙剑是我最早接触的中文RPG,就像初恋一样,始终是心头的那片白月光吧(笑),有机会开发仙剑的续作,对我来说,吸引力还是非常大的。”成为大宇研发骨干的她,前后参与了“仙三”与“仙三外传”的主策划工作。

一直到她离开大宇,离开上海,离开这个承载着她某个梦想的地方。对于离开,她以一种淡然的口气说到:“当时我作为一个北京人,在上海已经工作了三年,按照中国古代的传统,也到了该回家的时候了。”

这个有着强烈好奇心和学习力的游戏女性,终于放开了她与大宇之间的羁绊,向外寻求新的发展。

离开老东家的王世颖,在网游领域找到了她的新天地。

从单机大作的主策,到网游公司的高管,在仙剑带来的巨大光环下,迎接王世颖的,除了一个全新的世界,还有来自外界的质疑。但她对于自己当年的选择,表现得无比坚定,“我很庆幸自己的的选择”,她说。

一个人对待困境的态度,最能体现心态与胸怀,在社会的大熔炉中,几乎没有谁能一帆风顺地走下来,挫折、误解、利用,比比皆是。

“九城失去魔兽之后,渐渐开始裁撤北京分部的人员”,随着人员的减少,王世颖逐渐开始什么都管,做产品的时间被一再压缩,但最令她痛心的也许是裁员带来的另一面。

谈起那段日子,王世颖仍不免伤感。“目睹一个2000多人的上市公司,瞬间失去了一多半人,每天都有人离开,每天都是伤感的消息,那确实是一段非常煎熬的时期。”

遇到困难不退缩,转而寻找解决方法,在她看来是一件非常酷的事情。她对待困难的方式并不特殊,但却很有效。“我的排解方法就是上班时拼命工作,不让自己闲下来,休息的时候就尽量多看书,充实自己。上市公司也有可能一蹶不振,但任何时候,投资自己都是稳赚不赔的。”

正是这种看似功利的自我投资,却令她的内心变得丰富而强大。“我在微博上有很多经常吵吵辩辩的互粉好友。但是你如果人身攻击,我一定双倍回击,不带脏字的含蓄的嘲讽,也是很考验中文功力的,这一点,我自信不会输给任何人。”她笑言道。

出于热爱,从大学就开始研习的心理学,成为了丰富她内在的另一柄利器。工作后她又重新选择游戏心理学作为自己的一个研究方向,“爱好和工作需要,是两个同样重要的动因”,在这两个明确而强大的目标驱动下,王世颖不仅在传媒大学和复旦大学开设了游戏心理学这门课程,还创作了一本关于游戏心理学的书籍–《人本游戏》。

当你不刻意地去追求时,那些美满却翩然而至。

“桑德伯格曾经在她的《向前一步》中表达过这样的想法,职场人,尤其是职场女性,一定要找到自己的‘人生导师’,以便充分实现自己的价值。希望您和大家分享一下您的‘人生导师’?在沟通过程中,当新浪游戏提出这个略显“刁钻”问题后,王世颖竟特地买了电子书详读,因此,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她很有发言权。

她的回复体现了她的坦诚。“老实说,也可能因为欧美职场的生存环境和中国不同,我不太理解为什么职业女性一定要找所谓的‘人生导师’,底层女性职员去找男性高管做自己的‘导师’实在有杜拉拉生殖器之感。我觉得你可以以一个行业内有成就的人为榜样,但是不需要处心积虑要跟他见面或者请求他的指点。因为每个人的个性和能力不同,他认为你应该这么做,但是这种做法可能不符合你的个性,你可能不愿意做或者根本做不到。”

“我觉得寻找所谓的‘人生导师’归根结底还是女性不自信的产物。而且,很多优秀的女性没有做到特别高的位子,源于她们内心不想,或者没有那么大的动力去争取,关于职场地位方面,无论是家庭压力还是社会压力,对女性来说都比较低,没有必要拼命去谋求高位,反倒是职场女性更常见的心理。”

她认为中外游戏行业中都有很多出色的女性,尤其有很多著名的女性制作人,游戏是一种直指人心的文化产品,而女性的细腻、认真和丰富的同理心,更容易体察玩家需求,其实反倒是更适合这个行业的特质。

王世颖还向游戏圈中的女性从业者建议到:“努力提升自己的能力,在工作中不提及性别,才是对性别歧视最好的回击。”

随后,她又以多届CGDA的固定评委的身份建议,国内游戏新人或新人团体可以把目光更多得集中在一些针对中国境内游戏制作人的比赛上,譬如CGDA大赛。不断的历练,方才是成功的阶梯。

不过,在采访结束前,王世颖还是透露了几个对她事业有过帮助的人。“若说有帮助,最早入行时智冠时的项目负责人孙晖,指点了我很多正确的游戏设计思路。在九城时的VP何旭东,很大影响了我的管理风格,让我变得更豁达平和。”

【结语】

思想决定行为、意识主导外在,把中国风发髻作为日常发型的王世颖,其实骨子里住着一个热爱中国传统文化的灵魂。“之前看到招织绣文物修复的职位,真真切切动过心,也特别喜欢传统手工艺,大概和文化产业有关的我都有兴趣吧!”也许哪一天,碰到了机缘,王世颖真的会“抛弃”目前最爱的游戏,投入传统文化的“怀抱”中。不过现在,她还是那个正在游戏圈里奋斗着的王世颖。文/infimary

爱游戏官网爱游戏官网爱游戏官网爱游戏官网爱游戏官网

Leave a Comment